首页 - 油烟机净化器批发 > 长篇(走上黑社会的不归路)

长篇(走上黑社会的不归路)

发布于:2023-01-20 作者:heike 阅读:4

江湖争霸

   亮子走上这条道完全是因一件小事引起的。在北村大街南边一点是B市最大的动物园,每天吸引了很多本地 外地游客。与动物园一条马路相隔的是几个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尽管和五爱市场没有比,但人流还是不少。

   一

   从古到今东北成了人们眼中的土匪窝,九十年代初,在B市的城北,以前道上两股最重要的势力都还在潜逃中,没有潜逃的要么已经进了看守所,要么都 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往日的锋芒。所以九十年代初整个B市的城北,社会治安空前的好。

   城北地区当时的主干道是北村大街,南北走向,北边是几所高校和农田,南边直通市区。那时候北村的大街还很萧条,沿途只有一些矮的楼房,从北村再向北,就是农村了。所以当时城里混的都以来北村玩为耻。

   但谁都没想到,几年后大规模的城市改造竞使北村成了B市乃至全国有名的电子市场。而从北村起家的亮子,也成了B市横行一方的黑道大哥。

   亮子走上这条道完全是因一件小事引起的。在北村大街南边一点是B市最大的动物园,每天吸引了很多本地 外地游客。与动物园一条马路相隔的是几个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尽管和五爱市场没有比,但人流还是不少。

   所以北村大街南路,包括体育场 动物园 服装批发市场这一带集中了道上混的几路人马;一路是金宝,这一路主要是贼,靠动物园的游客和服装市场批发衣服的商家吃饭。金宝是去年底放出来的,据说他出来的那天,市里混的不入流的小贼都纷纷投靠。宝哥回来了,城北玩的混混都感觉到了压力。另外一路是高猛,当时还没有流行收保护费,他们又不会做生意,所以混的很潦倒。很多道上的都拉拢高猛。当时这一路人马身手很好,曾经在市里好几次团伙斗殴中声明显赫,但严打中高猛被关了起来,其他的弟兄纷纷潜逃,这路人马势力大减。第三拨混的是在动物园的魏老六,他主要是拉皮条的。严打中他手上的四川、湖南小姐纷纷被抓,魏老六几乎流落街头,跟丧家犬一样。当时色情服务没现在这么发达,靠拉皮条挣钱的在道上也没什么江湖地位。当时道上互相开玩笑都说;既然不会混,那就跟着魏老六混吧。可见道上的兄弟都看不起。没想到到了九十年代中期,魏老六打通了方方面面的关系,连续开了好几个夜总会,和当地的公安局,派出所的一小部分人都处得称兄道弟,一跃成了市里大哥极的人物。

   但九十年代初,体育场玩的这几股势力中,金宝俨然成了这一片的大哥。他手下主要有四十多号贼,基本上市里其他地方的势力插不进来,可就是在金宝打算甩开膀子大干特干的时候,他手下的大飞出事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大飞有个弟弟叫李军,在城北的几个中学打假小有名气,加上哥哥是跟着金宝混的,所以一般人都不敢惹,后来李军也彻底不上学了,打算跟在金宝后面混,但他技术不行,好几次偷包,都被事主发现了,最后还得大飞出面花钱摆平,所以除了斗殴之外,李军平时也没什么事,就在体育场附近游荡。

   李军看上了附近机关幼儿园里的一个老师,叫高璐。李军先是看她人长的漂亮,他不知道高璐是高猛的亲妹妹,要是他知道,借他个胆他也不敢动这个念头。

   这天李军又去了幼儿园堵高璐,上几次他也去堵过,但高璐都让单位里的男同事陪着一起走的,所以他没找到机会。高璐一看流里流气的李军就反感,但她也不想找他哥哥的朋友,她对道上混的人很排斥。

   李军骑着一前几天偷来的摩托车,后座还带着一个人。因为不是打架,所以两个人都没带家伙。高璐在办公室看到了这两个小孩又过来找他,不禁皱起眉头。其实她比李军大门都大,李军当时才高中毕业。

   高璐坐在办公室里不出来,李军急了就要闯进去找。结果在门口被亮子拦住,当时亮子刚刚大二,因为去年的一场风波,他就来这个机关幼儿园当了门卫。李军不认识亮子。但亮子认识李军。李军经常各个中学打架,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

   被亮子拦下来之后,李军推搡了几下,指甲在亮子脸上留了伤,边上人都上去拦。李军指着亮子破口大骂,亮子没说话,回了门卫办公室。

   高璐隔着玻璃看到了这一切,一直等到八点多种,路灯都亮了,李军才在门口消失,高璐想请亮子吃饭,好让他把自己送回家,亮子是白天上班,晚上是一个值夜班的老头。亮子从车棚推了自行车,高璐也推着车,两人就往外走。

   这个时候李军出现了,用车拦住了高璐。两人说着化,高璐脸上是冷漠而礼貌的笑容,李军不知道说了距什么,高璐坚决的拒绝了,推了车就要走,李军上前一步拉住她的车把。

   亮子站在边上有点忍无可忍,看到李军这么狂就过去拉开他。结果一肚子火气的李军就发泄到了亮子身上,他和自己带过去的那个人一起打亮子。两个人虽然是徒手,但欧下手异常凶狠,李军拽住亮子都头发使了劲的撞在墙上,后来两人把亮子打到在地又踢了几脚,那个年代在外混的人都喜欢穿那种黑色尖头的皮鞋,踢人的力度也强大了很多。

   这时边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李军打完人立刻就走了。高璐要过去搀扶,被亮子拒绝了。亮子满脸都是血,鼻子眼角都被踢开了口血渗透了衬衫,从地上爬起来,浑身都是血和土的掺杂痕迹,摇摇晃晃的骑上车先走了。高璐骑车想追但没追上。

   本来事情到此也就可以结束了,但李军把没追到高璐的怒气发泄到亮子身上。又带人去堵亮子。其实他不知道,并不是亮子打不过他,而是他不想惹事。

   第二次堵截很成功,李军三个人把亮子从自行车上拖下来一顿暴打,亮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放倒了。三个人打完之后扬长而去,然后到动物园边上的一家杀猪菜管子吃饭。

   三个人喝酒喝的没有节制,很快就喝了一地的啤酒瓶。其中的一个人出去撒尿,刚走到门口,门帘被猛地掀开。亮子头上包着纱布,面部狰狞,一刀捅在他的肚子上。李军看到自己人被捅翻了,立刻抄起啤酒瓶,另一人也抄起了凳子。事情发生的很快,饭馆里吃饭的人就看着穿黑色皮夹克的亮子闪身躲开凳子,一刀扎在那人肩膀上。刀从身体拔出来的时候,亮子凶神一样,血喷在他身后的墙上。他用刀指着李军,李军当时就觉得腿有点发软,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亮子抄起酒瓶在李军头上开了瓢,然后踹倒跪在地上肩膀受伤的人,推开门消失在街头。

   在此之前,李军从没见过斗殴如此凶猛的人,知道他头上的伤口乎乎的开始冒血,他才反应过来。

   当天晚上金宝纠集了十几个人展开了对亮子的搜捕,大衣下面裹着砍刀的年轻人把整个城北饭馆,浴室搜了一遍。当时金宝已经开始在道上逐级成名。那天晚上城北的混混都在议论亮子是谁。

   一般在道上混的人比较好找,因为道上很多人都认识你,或者知道你过去的事情。很多时候,在道上的名声就是无形资产,而一般换了一个城市再混,这些事情又要从头开始,所以很多在逃犯都喜欢在自己一个城市里混,而不愿离开。

   这次搜捕却惊动了在城北混了另一拨势力,这就是跟着高猛混的军军 ,军军的真名叫曲委军大家习惯都叫他军军。当时严打过后高猛潜逃在外地已经一年了。九八年的夏天高猛让军军回B市探探风声过了没有。所以军军又一次出现在这座生他养他的城市。

   军军这次回来,没有住在过去一起玩的,二拐、平头那里,他远远避开了道上的视线,住在他小学同学的家里。当年他的这个同学父亲生病,军军曾经送过来一笔钱,五千元整,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所以这个同学一直很感激他。

   也就是在军军返回B市的第五天,他坚高大衣领子,对面马路一群年轻人呼啸而过,脸上都是凶恶的样子,军军侧过身去,小心观察起这帮人,很多人一看衣服就知道里面掖着砍刀。这在当时很少见,因为当时道上主要的几股势力都在大严打中被打掉了。九九年很少有人敢这么横行。

   军军打了几个电话,大致了解到新聚拢人马的金宝在道上打听一个叫亮子的。军军不认识亮子,也不打算帮他,本来事情到此为止,没想到第二天出现了变故。这次军军回来,知道的人很少,除了他同学之外。昨天打电话打听的时候。军军告诉别人他在河北,装着不经意地打听到金宝这帮人最近的情况。

   这次军军回来还有个事情,就是要找一下高璐,高猛有一笔钱要他帮忙转交高璐。

   尽管高璐从来不在道上混,知道高猛有这个妹妹的人也很少,军军还是选在晚上去找她,这段时间他都是尽量晚上出去。

一、沈阳,我带着菜刀上班

大家好,我是陈彬,浙江人。没有诋毁沈阳人的意思,只是有感而发,借我们群内的论坛发表些观点。如有冒犯也请详读本文后再做发难。

  我这些天一直带着菜刀上班,因为我的工作比较特殊,早上5点半就得开门,下午3点则可以早早的收工。说到这,也许有经验的同志基本能确定我的工作环境了。不错,我在五爱市场床品区开档口(我们那边叫摊位)作批发。

  浙江最靠北的地方离开沈阳也有几千里地,不是为了生计为了事业,谁愿意抛家离子的异地生活?!我们并不崇高,有人感言说是浙商给东北这片土地带来了生机活力,但我始终认为,自己只是在用一种无害且多少有益的方式,在沈阳这座城市讨口饭吃。

  在沈阳创业至今的一个多月来,实在让我感触良多,深深体会到了出门在外的艰辛坎坷,同时也看到了南北文化的巨大差异。

  2009年的初秋,我同合作伙伴一起来到东北明珠-沈阳,在那人头攒动的五爱市场看到了商机。看着一派生气勃勃的市场,仿佛世界经济危机早已消融,浑身的疲惫霎时被兴奋激动所替代。几乎没有考虑,我就和厂里签订了销售协议,急忙于把来自浙江的优质床品推介给这里的每一个人。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太过于一厢情愿,我厂办事处进驻在五爱市场附近后不久,我发现这里的消费观念似乎对价格更重于质量。眼看着厂家的好产品仅仅因为价格略高于市场一点点而大量滞销,我的内心无比的沉重。为什么市场里的经销商不进我们厂已经送上门的货,反而不远千里重新到浙江发?为什么明显的质量优势却得不到市场的认可?我决定在市场里找原因。

  经过一周的市场摸排,我不但认识到了自己主观冒进的错误,还结识了市场内一些档口老板和店长。事实证明,相较于南方一些相对理性的市场(诸如义乌),价格低廉、包装豪华的产品更受东北市场的青睐。对于一些有眼光的经销商,他们也对消费人群购物的盲目性感觉无奈,毕竟这是市场经济,没有人可以逆大流。很多经销商虽然均表示对我们厂的产品质量很有兴趣,但最后都在价格上争执不下,终不了了之。

  这些人里面,有一个叫玫瑰家纺的店长表现的极为老道,谈完后表示对这个产品很有信心,只是她拿人薪资就得听命于人,纵然想帮也未必帮得上。从她语气里我猛然看到了一条新路子。既然是好东西没有人肯冒险经销,为什么不我们自己做?于是我问她:“如果我们自己做的话,你有没有信心。”她说:“咱要做的话指定能给它做出来,只是我们家老板娘未必肯放我。”我连想都没想就说:“你想走她还能拦你?况且我们是合作,总不能一辈子给她打工吧?”正是我说了这些自认为理所当然的话,却为这后来重重坚壁筑起了基石。

  我说服厂里放低产品“身价”,同时以高价在五爱床品四楼租赁了一个档口,并在市场内广发招商信息,以图迅速打开销售局面。9月1日,那位姓孔的店长也如约来到了档口,似乎一切都开始步入正规,不想一个噩梦才刚刚开始。

  本来雇主用工你情我愿,迎来接往极为普遍,可这孔店长却是那玫瑰家纺的支柱,少了她,老板娘仿佛少了主心骨,原本不用自己操心的琐碎重新有斗得拾撘起来,这撬了她的店长无疑于同她叫板。事也凑巧,孔店长刚走,那个新来不久的服务员偷床品被老板娘推货的亲戚抓了个正着,于是两事合一起总想找个出气筒。

  当日下午接近下班时刻,老板娘让老板出面到我档口交涉,说是交涉其方法却极为粗鲁,指着我的鼻子责问为什么“撬”他家服务员。他瞪眼怒视我才知道这是老板来找茬“打仗”(打架)来了,我从货堆站起身要还击,被孔店长和营业员拉住了。孔店长把她以前的老板拉到了旁边,又示意我先收了档口别跟这激化矛盾。我一想也对,出来求财不求祸,受这点委屈没什么,况且换位思考也难怪他们如此暴怒,以为过了这“点儿”,事情就算过去了。于是收拾完毕回到了住处。

  我不了解东北人,这点我必须承认。

  接下来的事情然我哭笑不得。先是玫瑰家纺老板娘打电话“骂仗”,我一律不予还击,就这么开着电话,直到她口渴了,才把听筒放耳朵边上。不幸,稍事休息后的老板娘继续开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似乎孔店长(比我年长4岁)和我被她抓到什么现行把柄,恨不得搅和一起咬碎难解心头之恨。我以前也见过她,很难相信电话那头的声音是同一个人说的话。但我还是耐住性子在她发起第三轮攻击的空挡,平静的告诉她:“老板娘,我理解你的心情,之前的话我当没听到,我希望我们能心平气和的谈,好吗?!”我的语调对她似乎有些效果,她问:“怎么谈?”我说面谈吧,心想这样对大家都好。她说没必要,警告我要么不用“小孔”,要么等着“死”。我不知道东北人叫人“死”是不是特别容易的事,但按照我在南方的习惯,我最不愿意别人威胁我的就是要我死。这在我们当地看来是很傻的一个威胁,因为谁都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尤其为了这点事情去杀人,除非自己打自己的脸说气话。

  我也愤怒了。我承认我为了生活为了赚钱可以忍受一些压力和屈辱,但绝不是任人凌辱威胁。

  我警告她说话注意点。

  换来的电话那头是他们夫妻两更疯狂的喷发。

  突然我笑了,因为我如果较真就等同于他们,况且用的还是他们的电话费,爱骂就骂去吧,只要不来真的就行。

  最后那个有着一个档口一个厂房的老板说了一句:“明天你小子敢开门我就让你死的很难看!”

  我很和蔼的问:“你准备让我怎么死?”

  他楞了一小会儿,狠狠的说到:“我黑白两道都有人,想让你怎么死就怎么死。”

  我真的怕了,因为我并不了解东北人,并不了解沈阳市。也许沈阳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比如我被人砍了,而砍我的人、指示砍我的人却什么事情都没有。这在老家几乎不可能发生,但这个城市我很陌生。为了这样的事情我去搏,似乎真有些不值得。

  但是我不会屈服,不管真假,我对着话筒说道:“你来吧,不来你是王八蛋”。

  过了不多久,孔店长打了电话给我:“陈彬,他说明天要收拾你,你看要不我就不来你那上班了吧。”

  我问:“孔姐,你怕了吗?”

  “我主要是怕连累你。你看你为了我犯不上,你是来赚钱的不是来结仇的。”

  “不是,我是来求生活的,如果受辱能赚钱,我宁可没钱。除非你怕,我不强求,但如果你只是担心我,我告诉你,没必要。另外我也告诉你,在我这,谁都欺负不了你,除非我死了。”我有些愤怒,不是因为孔店长的退缩,而是她给我带来的那种不好的情绪。

  孔店长知道说不动我,就叮嘱道:“他和五爱市场的副总是同学,两人关系可好了,你们要是打仗了是要被关店门的,要一个星期,但马上能给他家开开。”

  我无语了。

  第二天一早上班,我带了把菜刀放进了自己的斜背包。

  在档口,玫瑰家纺家那个小亲戚过来,说老板娘让孔店长过去。我问孔店长会有问题吗?她说你放心她家不敢把她怎么样。我犹豫的答应了。约半个小时,孔店长回来了,说就是威胁她让她不在我这干,还要把以前送给她的床品要回去,最后给了100块钱才了事。之后扬言说如果孔店长还在我这里干,绝对不让我们安生。

  孔店长还了解到,这些事其实都是我浙江老乡伊贝姿家纺老板捅给玫瑰家纺老板娘的,并且好一顿火上浇油。起因是之前让她跳槽到伊贝姿,她拒绝了,这次我又带着欣乐家纺来瓜分他们的市场,于是在中间不断挑拨生事。难怪当日孔店长说不干了老板娘还叮嘱她要遵守商业道德,显然已经同意的,如今却还要借机发难。

  我绝不妥协!

  等了一天,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忽然心里觉得有些失望。原本我都安排好的,在门口即便他们如何的无理都可以忍让,但如果我退进档口他们任然得寸进尺,我就用包里的菜刀说话。并把手机被了营业员让她拍摄下整个过程,以便作为法庭上酌情处理的证据。

  晚上时分,老板娘又来电话了。

  继续无理的辱骂。这次我没有还嘴,因为我知道我骂的她根本听不动,而她骂的又很通俗,这一点我永远也比不了。于是我挂了电话,尽管是她付费。

  第三天,我没有出门,不是因为害怕,只是觉得他们也许真的只是说说,真正担心的是孔店长带走他们的客户,而他们无论是产品质量还是价格又没有实力和我们欣乐家纺竞争。我很欣慰,一直我都反对用这样的方式不正当竞争,而孔店长也正是看中我这点才同我合作。我们虽然这么想,他们却不这么认为,尤其作为他们的供货商之一,我的那个亲爱的老乡在中间添油加醋的怂恿,率直的东北人难免暴跳如雷。

  避其锋芒,再而衰,三而竭。也许是最好的对策。

  但这不是我的性格。

  营业员打电话来,说玫瑰威胁今天还用孔店长就要来砸档口了。叫我赶快过去。

  我急匆匆的背了那个放着菜刀的包,又多穿了件外套,赶去两里地左右的档口。一切风平浪静,他们并没有自己所说的那么守信,或则说并不野蛮。

  这回我忍不住了,拨通了玫瑰家纺的电话:“我是陈彬,我在档口,你们来吧!”

  对方显然没有准备:“来什么呀?”

  “你们不是要我死吗?我来了。”

  “我们什么都不要啊,怎么要你死的?”

  “操,我没时间陪你们玩,要来就来,不来我走了。”

  “那你走吧。”

  TMD,我骂了一句很久没有骂过的名言。然后又叮嘱了孔店长她们,有事情立即给我电话,才拖着有些疲乏的身体回到了住处。过不多久,电话响了。

  那个叫郑玉姬的韩味十足的名字却长得如同非洲猩猩似的玫瑰家纺老板娘,又来电话了。

  我不想学她的语言,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我的强项,除非让我在东北的农村炕头上睡十年,不需出门不需上网不需接见不需看电视。或则我加入赵本山的团队学个五年。

  最后她说:“你还用小孔啊?!你真的是活够了。”

  我挂了电话。

  我不需要在搭理她了,因为怕不怕我都得用孔店长,怕不怕我都得在这块土地上坚持,没有退路,只有菜刀。

二、天涯专题:沈阳打假,为何店铺上演“空城计”?[已扎口]

  【导读】:一场突然袭来的打假检查,让省会城市沈阳出现了“满城尽是卷帘门”的景象。原本繁华的商业街,变得空荡无一人,在经济文明时代,这简直可以成为一种奇观……

  【新闻】:

  沈阳大量店铺关门停业 疑因躲避公安打假检查

  据东北新闻网报道,因为打假“太狠”、“太严”,有店主称:宁可关门受损失,也不开门接受检查。此后,鞍山、抚顺、本溪、大连等地都接连发生大量商铺关门现象,据各地媒体报道,情况大同小异,都是说传言打假或大检查,要“五证齐全”或“六证齐全”、“七证齐全”,具体是要求什么证也不知道,谁来检查也不知道,只是传言只要找到任何毛病就是重罚,大家都不想“找倒霉”,关一段算了。 全文阅读

  沈阳罢市续:当局称打假结束 9成店仍关门

  8月7日,沈阳市当局发出通知称,打假专项活动已告一段落,希望商户恢复营业;同时,几份官方报纸也刊登题为《勿信传言正常营业》的报导,呼吁商家恢复营业。但90%的店铺依旧关门抗议,居民生活因此普遍受到影响,包括理不了发、买不到日用品、吃不到午饭等。 全文阅读

  沈阳官方:商铺集体关门并非高额罚款所致

  近期,沈阳一些经营业户纷纷关门停业,市民议论纷纷。沈阳市6日晚回应称,这是“因受不实传言影响”所致。沈阳市有关部门表示,相关部门除正常管理工作外,并未采取集中整治行动,更未采取高额罚款措施。希望广大经营业户勿信传言,正常营业。 全文阅读

  【直击】:

  沈阳烧烤商户使用木炭,需要“煤矿开采证”和“森林砍伐许可证”

  沈阳烧烤商户在网上投诉,他们经营烧烤使用的炭木,被以没有煤矿开采证罚款,后经普及知识,炭木乃木而非炭,又改为以没有"森林砍伐许可证"为由罚款10万元人民币。另卖牙签穷苦老头也被没有"森林砍伐许可证"为由罚款五千元…… 全文阅读

  嗯,我就想喝瓶水!关于沈阳打假,我想说点啥

  这两天挺热,汗哗哗滴淌,就想买瓶水,没想到有些路边小超市都关门了。后来一打听是躲避打假,听着挺迷糊的。昨晚洗澡更搞笑,一搓澡大姐紧张兮兮滴说要回家,我说你回家干啥呀,她说她没有健康证。。。没有健康证。。。健康证。。。我瞬间石化…… 全文阅读

  亲身领略沈阳的奇怪场景,绝对客观不瞎猜

  5点多下班回另一住处,天气热的不想做饭还渴的要死,先来个雪碧爽爽。停下车,MMD楼下三家小超市全部关门。再一看其他商户基本也都关着。面馆是别想了,两百米外有火锅店,不知道开否…… 全文阅读

  都来猜一下:沈阳那些关门的店主再不开门做生意会是什么结局

  距沈阳东北、五爱等市场大量商铺开始关门歇业已过去3个星期,打假重罚的传言终于从日杂市场影响到各种店铺,以及市民的正常生活。实际上,大连、本溪、鞍山、抚顺等地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全文阅读

  【热议】:

  强烈建议沈阳市政府让罚款更加专业化

  强烈建议沈阳市政府专业化罚款,你就直接规定按店铺大小罚款得了,所有店铺特大的每家罚20万,大型的每家罚10万,中型的每家罚5万,小型的每家罚2万,微型的一万,这样罚款还省得你来回编理由,挨家挨户一划拉开全运会的钱不就够了…… 全文阅读

  沈阳打假如何打得一夜空城

  虽然沈阳官方辟谣,说打假运动不会借着打假的名字搜刮商户。不可否认沈阳商家里制假贩假售价的商人一定会有,而整体的以停业来回应官方打假运动,可以说假如没有‘恐怖’的前世记忆,谁会关门歇业拒绝财神爷呢? 全文阅读

  沈阳打假,我看你是打劫吧

  卖牙签的药砍伐证,卖皮包的要屠宰证。卖鱼的要捕捞证。等等干啥的都要证,但是这些证上哪办去啊?也不给办哪?别让外国人知道,笑话啊!我打算卖血;卖肾移民。但没人买啊都捐献那…… 全文阅读

  【反思】:

  “运动型执法”让沈阳一夜变“卷帘门之城”

  谣传,这一次又成为了官方“脱身”的法宝和利器。下一步,可能会出现“不明真相”四个字。当地媒体无一例外的以《勿信传言正常营业》为头版标题做了相关“稳定人心”的报道。可是,除了谣传之外,我相信几个负责打假的政府部门也一定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最主要的问题是:打假的威力,是否超出了营业者的正常承受范围?如果没有,谣言又是从何而起? 全文阅读

  沈阳大量店铺关门仅仅是制假泛滥吗?

  打假,就怕假打,打一打,放一放,故而我们周围的“假”无处不在,层出不穷。打假,也怕乱打。比如店家卖的产品进货渠道正规,标识明显,若还有质量问题,就得追究生产者责任而非商家责任。在执法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依章办事,岂能随心所欲罚款抓人?比如有网友称,南塔最大的牙签批发商户被要求出示各种手续:营业执照,税务登记,产品合格证等,找不出一点毛病。但有检查官问有没有砍伐许可证?结果将人罚了一通。这便是荒唐的打假。 全文阅读

  草根今日谈第81期: 沈阳空城记:“打假”莫成“鬼子进村”

  一阵传言让几座城市象鬼子进村一样处处关门落锁,政府在人民心中树立了一个怎样的形象?卖牙签的要提供砍伐证、否则罚款5千,这种事情人们居然也将信将疑,关上门免得“找倒霉”,政府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给人留下如此恶劣的印象?让人如此警惕防备? 全文阅读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2018@qq.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标签: #空城计 #沈阳 #打假 #上演 #店铺

相关文章

  • 东莞煮饭工的聘请中心-东莞好好家政

    东莞煮饭工的聘请中心-东莞好好家政

      东莞好好家政为您提供专业的东莞煮饭工,让大家吃到可口的饭菜。这下我就说一下西餐厨师的工作职责:   1、负责协助主理做好出品工作。   2、负责每日的物料食...

    2023-01-29

  • 东北--沈阳

    东北--沈阳

       第一次去沈阳是在小学时,好像我是带着十块钱,一兜鸡蛋,去了当时的小河沿,故宫。还有生以来第一次划了船,现在还忘不了那黑糊糊臭哄哄的水。   ...

    2023-01-27

  • 强烈抗议沈阳交行南塔分行的恶劣行为

    强烈抗议沈阳交行南塔分行的恶劣行为

      看了[职业交流]“我在上海市农业银行大华之行的遭遇”之后,深有同感。我于2009年12月6日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当天我去沈阳南塔鞋城想取上周订的一双鞋,现金上...

    2023-01-26

  • 刑讯逼供  沈阳南塔派出所

    刑讯逼供 沈阳南塔派出所

      控诉沈阳南塔派出所   我叫金鑫,男,1993年生,满族,现年23岁,现住沈阳市浑南新区浑南中路   我将在沈阳市公安局沈河分局南塔派出所里发生的对我本人的...

    2023-01-26

  • 沈阳营口医院遗尿症

    沈阳营口医院遗尿症

      沈阳营口医院遗尿症   辽宁儿童多动症抽动症定点医院的专家李月梅主任介绍:幼儿尿床是因为幼儿的中枢神经系统发育还不完善,容易因大脑皮层下中枢的过度兴奋而失去...

    2023-01-25

  • 沈阳段思齐,营口站前法院的人找你,快快现身啊

    沈阳段思齐,营口站前法院的人找你,快快现身啊

      健身已经成为当下人们非常喜爱的休闲方式之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到健身俱乐部里进行健身。最近,营口帝豪斯健身俱乐部的会员们却因为无处健身的问题而非常苦恼。究...

    2023-01-2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