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风设备批发 > 黑社会—抚顺制造

黑社会—抚顺制造

发布于:2023-01-24 作者:heike 阅读:6

  null

  黑社会—抚顺制造!

  关于《韩城、韩懿夫》冤案始末

  我叫谢淑琴,女,现年55岁,住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今天为丈夫韩城、儿子韩懿夫被人陷害、蒙冤入狱的冤假错案伸冤。

  丈夫韩城,现年56岁,是一位胸部以下高位截瘫的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儿子韩懿夫,出生于1985年,2007年毕业于大连外国语学院,当时年龄才22岁。

  2010年3月27日早晨7点左右,公安机关在我家里抓走韩懿夫过程中的所有人,既没有穿着公安机关的制服,也没有通过包括口头声明并同时出示证件这种合法方式,表明他们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致使我以为这些人是黑社会上的人,同时我家的保姆和屋外围观的群众都可以证实,从我家出去的所有人都没有身着公安机关的制服。况且,这些人都是从后窗砸碎玻璃后钻进去的,在抓到韩懿夫之后,40多人在屋内多次殴打他,依然不说明身份的情况下,时间长达2个小时之久,尤其是李剑峰在袖子里藏着白钢棍子,四处打砸翻腾,在我多次询问这些人到底什么人,他们依然不告诉我他们的真实身份,我就打了110报警,他们看到我报警了,立刻上来很多人说,你别不要脸他妈了的B的我们就是公安局的,并且大口谩骂我,动手打我,还动手打了才二岁的大孙女,这时110车到了,他们才对110车的人报了自己的身份,我连忙对110车的人说对不起了,麻烦你们了。

  从顺城法院转交的顺城检察院提供当时公安局提供的录像资料从头到尾,从开始到我家砸门、砸窗,到屋内到处翻腾,到抓捕韩懿夫,再到和我被陆续带走,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录像时间里,根本没有看到一个人向我出示警官证、搜查证、拘留证等依法办案的手续。

  但公安机关提供的录像却被人为的分割成九个部分,将办案人员违法办案不敢示人的部分全部进行了删剪,被技术处理了。内容不完整证据失去了客观性,又失去了合法性。办案机关不完整的录像资料,不能证实其在依法执行公务。

  更为严重的是,公安局人员用枪逼着我家的保姆和一个是二岁的大孙女、另一个才是11个月大的小孙女、给逼到另一个屋子里一角不准动弹,并站在门口用枪指着威胁着。在没有这个家的主人和任何亲属的情况下,先是找人用大锤砸保险柜,经过多次没有砸开后,又去找开锁的人来反复开锁,也没有打开,于是又去请马路上的管工专门用冲击钻经过5个多小时的钻孔,才将两个保险柜打开,把里面的现金、财产全部盗走,造成至今物品下落不明。

  (至今孙女看到保安恐惧)女儿脖子被打脱臼。韩懿夫在家中被抓,几天后韩城被抓,并将我带走关押21个月。一起冤假错案就这样产生了。(抄家录像)

  韩懿夫在抚顺县木材招标活动中于同行张晓明产生矛盾,2010年3月18日,韩懿夫、张晓明分别开车同向行驶,因张晓明强行别车,导致自己的车翻到沟里。几天后,张晓明在抚顺市检察院的亲属(即市检察院某领导)两次找到我家,要求韩懿夫退出木材市场的招标活动,并威胁说如不照做就要你的命,韩懿夫并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接下来抚顺市公安局便以3月18日发生的撞车事件为依据,成立了“3.18”专案组,指控韩城、韩懿夫是黑社会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最后演变成老公,儿子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团伙案件。宣称韩城、韩懿夫有7条人命案,是私藏6支枪的黑社会团伙,欺骗市委书记、在市委书记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县、市公安局上报的材料中作了批示。一审判决后,所有被判刑人员全部上诉至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5月15日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2013年1月17日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再次审判:韩城维持原判19年,韩懿夫被判18年,还有两人被判4年、6年,其余人因证据不足全部释放。这次判决对韩城、韩懿夫继续坚持错判、冤假错案再次发生。

  先定罪抓人,后拼凑材料捏造罪行

  将韩城、韩懿夫定位为黑社会,拼凑罪行,一切事情都往黑社会上靠。

  1、2008年8月9日。康立生开面包车因超大公交在逆行道上撞到了夏夜荻开的韩城的宝马车(夏夜荻驾驶出婚车),责任人康立生负全责正常承担修车费用,属一般交通事故,并且已经结案。专案组竟在两年后2010年6月3日又重新立案,给韩城、韩懿夫定为敲诈勒索罪。

  2、韩懿夫中标购买的林子。以690/立购买,每立方米加价30元,按720/立的价格卖给郭世秋,利润2.7万元。郭世秋则以920元/立的价格交易900立方米的木材赚取利润18万元。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却被专案组定为强迫交易罪。(上述事件均已处理完事)

  2008年8月和2009年底及2010年1月间,韩懿夫几次中标的木材已经按规定完成复尺、检查、验收、交款等一系列工作。2010年4月专案组出示伪证,定韩懿夫盗伐林木罪。

  专案组生搬硬套加罪名。1994年孙敬贵火药枪枪击案与韩城父子靠不上边。17年前韩城根本不认识孙敬贵,韩懿夫还是个十岁的孩子。专案组硬把94年孙敬贵事件扯进来说成是与韩城有关的黑社会暴力行为。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硬拉过来栽倒我儿子的身上,并拿来用以定罪。王家钦偷盗矿石,每天用桑塔纳拉十七、八趟,专案组说成是捡矿石,把阻止偷盗人员定为欺压百姓、残害群众的罪人。刘金国、刘建华、于鹏与韩城父子互不相识,被定为韩城父子黑社会的三名骨干。这三名所谓骨干我的儿子,丈夫根本都不认识。

  上诉种种案例不再列举,总之“3.18”专案组是完成公安局的政治任务绞尽脑汁捏造罪证,制造冤假错案。

  办案机关在羁押过程中采取刑讯逼供、作伪证等恶劣手段定罪落案。

  韩懿夫的辩护律师韩梅去看守所取证时见到韩懿夫头部、脸部等多处外伤。韩懿夫供述:专案组人员制作笔录过程中在寒冷的冬季将其衣服强行扒光吊在墙上脚尖踮地,往其身上浇凉水,拽其头发往墙上撞以及殴打脸部。多次提审都用毛巾抹上辣根捂住鼻子让其往鼻子里吸,把辣根往脸上揉,满脸都被辣根辣烂了。审判人员还戴上手套,拿着死耗子往韩懿夫嘴里塞,扒光衣服往身上扔死耗子,然后提审人员哈哈大笑。将其吊起来往脖子上挂轮胎并往轮胎里放砖头。是专案组李剑峰、孙天宇、张威、董长毅。这4人是这起冤假错案制造者的主要人员。

  没出事之前照片 我儿子在看守所被张威、董长毅用辣根沾

  毛巾往脸上糊、往鼻子里灌。

  2、韩城供述:专案组人员逼迫其喝自己的尿,往其饭里吐痰。用扎针其脑后部,至其昏迷4天。

  这是我高位截瘫老公被折磨的样子

  3、吴博当庭供述:专案组人员在提取笔录过程中将其手脚离地挂在墙上7个小时,其虚脱后强行往嘴里灌酒,逼迫其按照别人拟好的笔录签字,在其被逼迫过程中遭到几个人殴打,其中张威打人最凶狠。

  4、高军当庭供述:专案组将其手脚离地挂在墙上4天3宿,其被逼无奈咬破自己舌头。早这种情况下办案人员并没有收手,仍将其衣服扒光,在寒冬季节打开窗户往其身上浇凉水,并逼其按事先拟好的笔录签字。

  5、郭松当庭供述:衣服被扒光,打开窗户往身上浇凉水。吊起来往脖子上挂轮胎,并往轮胎里放砖头。强迫他按照办案人员说的内容制作笔录。

  在审讯过程中,专案组另一非法取证的方式就是非法外提,韩懿夫自2010年3月27日被抓,在3月28日下午就从抚顺市第一看守所提走,先后在市巡警大队,新宾县看守所,抚顺县刑警大队审问21次,然后以张一军的假名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养伤,共5个半月,直到2010年9月18日才送回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多次转移我儿子都没有体检报告,上述属于非法取证,而所有被告都发生过多次非法外提。证明我儿子无罪的证人不让出庭,证明我儿子有罪的证人不出庭。

  被告刘建华、赵秉承、韩亚宾、孙敬贵、杜维新等绝大多数被告都当庭表示其笔录是在专案组刑讯逼供下屈打成招,迫不得已在不是自己真实意图的笔录上签字,且被告李维忠的笔录是专案组人员捏造并代签的。

  专案组对被抓人员(包括证人)全部采取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等方式收集伪证,强行证实被抓人员有罪,并逐条往黑社会上靠。且在开庭审理时不采纳辩护律师的辩护,不允许证人出庭作证。最后全部以公诉人的起诉意见和起诉决定,按照上级领导意图进行定罪。

  一审判决后我找到相关人员问她根据什么作出判决,她说:“是上级领导让我这样判的,我自己还有另外一套判决方案。如果将来有人找我,我会把那套判决方案拿出来的。”

  第二次顺城区法院重审判决前夕,我在次找到了相关人员,她说公安局对韩懿夫已经挺开恩了这次重审减判两年。由此可见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没有做到司法独立,这是执法者对法律的亵渎。

  在市公安局“3.18”专案组抓韩城、韩懿夫等人后,不但没有查出人命案(之前公安机关宣称韩城父子有7条人命案,是私藏6支枪支的黑社会团伙),连一起重伤害案都没有,更没有保护伞和枪支。(家中唯一搜出的所谓枪支,实际上是一百年前的古物观赏枪,枪管已折断,被办案人员拿走,在开庭时拿出另外一支枪顶替做伪证,根本定不上私藏枪支罪)。韩城是一位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疾人,韩懿夫才出校门二年,怎么就被能称做黑社会团伙。但抚顺市公安局明知是冤案,一再坚持错误,以维护他们的“政绩和尊严”。他们不愿意也不敢承认错抓,所以与抚顺市政法委领导一起让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两次坚持错判,尤其是第二次重审判决,在没有人敢签字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找了一些不明真相的领导和审批人员共12人,在市政法委采取举手表决的方式给我们判刑,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收集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在侦察、审判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该排除的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而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判决的依据来源全部是刑事逼供得来的,其判决结果必然是错误的。应当得到纠正。

  目前韩城、韩懿夫“涉黑”一案已上诉至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我作为韩城的妻子,韩懿夫的母亲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心在滴血。我请求上级领导为我伸张正义,在二审中使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受抚顺市政法委和抚顺市公安局的权利干扰,独立行使审判权,客观公正的调查、取证、审理判决、依据庭审笔录和证人、证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为韩城、韩懿夫洗刷冤屈,还我清白,还法律之尊严。

  (注:本文出现人员名字全部实名)

  受害者家属:谢淑琴

  2013年2月20日

  

  ://bbs.tianya.cn/post-972-74620-1.shtml

  

  l

  

一、黑社会--抚顺制造[已扎口]

  关于《韩城、韩懿夫》冤案始末

  我叫谢淑琴,女,现年55岁,住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今天为丈夫韩城、儿子韩懿夫被人陷害、蒙冤入狱的冤假错案伸冤。

  丈夫韩城,现年56岁,是一位胸部以下高位截瘫的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儿子韩懿夫,出生于1985年,2007年毕业于大连外国语学院,当时年龄才22岁。

  2010年3月27日早晨7点左右,公安机关在我家里抓走韩懿夫过程中的所有人,既没有穿着公安机关的制服,也没有通过包括口头声明并同时出示证件这种合法方式,表明他们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致使我以为这些人是黑社会上的人,同时我家的保姆和屋外围观的群众都可以证实,从我家出去的所有人都没有身着公安机关的制服。况且,这些人都是从后窗砸碎玻璃后钻进去的,在抓到韩懿夫之后,40多人在屋内多次殴打他,依然不说明身份的情况下,时间长达2个小时之久,尤其是李剑峰在袖子里藏着白钢棍子,四处打砸翻腾,在我多次询问这些人到底什么人,他们依然不告诉我他们的真实身份,我就打了110报警,他们看到我报警了,立刻上来很多人说,你别不要脸他妈了的B的我们就是公安局的,并且大口谩骂我,动手打我,还动手打了才二岁的大孙女,这时110车到了,他们才对110车的人报了自己的身份,我连忙对110车的人说对不起了,麻烦你们了。

  从顺城法院转交的顺城检察院提供当时公安局提供的录像资料从头到尾,从开始到我家砸门、砸窗,到屋内到处翻腾,到抓捕韩懿夫,再到和我被陆续带走,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录像时间里,根本没有看到一个人向我出示警官证、搜查证、拘留证等依法办案的手续。

  但公安机关提供的录像却被人为的分割成九个部分,将办案人员违法办案不敢示人的部分全部进行了删剪,被技术处理了。内容不完整证据失去了客观性,又失去了合法性。办案机关不完整的录像资料,不能证实其在依法执行公务。

  更为严重的是,公安局人员用枪逼着我家的保姆和一个是二岁的大孙女、另一个才是11个月大的小孙女、给逼到另一个屋子里一角不准动弹,并站在门口用枪指着威胁着。在没有这个家的主人和任何亲属的情况下,先是找人用大锤砸保险柜,经过多次没有砸开后,又去找开锁的人来反复开锁,也没有打开,于是又去请马路上的管工专门用冲击钻经过5个多小时的钻孔,才将两个保险柜打开,把里面的现金、财产全部盗走,造成至今物品下落不明。

  (至今孙女看到保安恐惧)女儿脖子被打脱臼。韩懿夫在家中被抓,几天后韩城被抓,并将我带走关押21个月。一起冤假错案就这样产生了。(抄家录像)

  韩懿夫在抚顺县木材招标活动中于同行张晓明产生矛盾,2010年3月18日,韩懿夫、张晓明分别开车同向行驶,因张晓明强行别车,导致自己的车翻到沟里。几天后,张晓明在抚顺市检察院的亲属(即市检察院某领导)两次找到我家,要求韩懿夫退出木材市场的招标活动,并威胁说如不照做就要你的命,韩懿夫并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接下来抚顺市公安局便以3月18日发生的撞车事件为依据,成立了“3.18”专案组,指控韩城、韩懿夫是黑社会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最后演变成老公,儿子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团伙案件。宣称韩城、韩懿夫有7条人命案,是私藏6支枪的黑社会团伙,欺骗市委书记、在市委书记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县、市公安局上报的材料中作了批示。一审判决后,所有被判刑人员全部上诉至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5月15日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2013年1月17日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再次审判:韩城维持原判19年,韩懿夫被判18年,还有两人被判4年、6年,其余人因证据不足全部释放。这次判决对韩城、韩懿夫继续坚持错判、冤假错案再次发生。

  先定罪抓人,后拼凑材料捏造罪行

  将韩城、韩懿夫定位为黑社会,拼凑罪行,一切事情都往黑社会上靠。

  1、2008年8月9日。康立生开面包车因超大公交在逆行道上撞到了夏夜荻开的韩城的宝马车(夏夜荻驾驶出婚车),责任人康立生负全责正常承担修车费用,属一般交通事故,并且已经结案。专案组竟在两年后2010年6月3日又重新立案,给韩城、韩懿夫定为敲诈勒索罪。

  2、韩懿夫中标购买的林子。以690/立购买,每立方米加价30元,按720/立的价格卖给郭世秋,利润2.7万元。郭世秋则以920元/立的价格交易900立方米的木材赚取利润18万元。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却被专案组定为强迫交易罪。(上述事件均已处理完事)

  2008年8月和2009年底及2010年1月间,韩懿夫几次中标的木材已经按规定完成复尺、检查、验收、交款等一系列工作。2010年4月专案组出示伪证,定韩懿夫盗伐林木罪。

  专案组生搬硬套加罪名。1994年孙敬贵火药枪枪击案与韩城父子靠不上边。17年前韩城根本不认识孙敬贵,韩懿夫还是个十岁的孩子。专案组硬把94年孙敬贵事件扯进来说成是与韩城有关的黑社会暴力行为。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硬拉过来栽倒我儿子的身上,并拿来用以定罪。王家钦偷盗矿石,每天用桑塔纳拉十七、八趟,专案组说成是捡矿石,把阻止偷盗人员定为欺压百姓、残害群众的罪人。刘金国、刘建华、于鹏与韩城父子互不相识,被定为韩城父子黑社会的三名骨干。这三名所谓骨干我的儿子,丈夫根本都不认识。

  上诉种种案例不再列举,总之“3.18”专案组是完成公安局的政治任务绞尽脑汁捏造罪证,制造冤假错案。

  办案机关在羁押过程中采取刑讯逼供、作伪证等恶劣手段定罪落案。

  韩懿夫的辩护律师韩梅去看守所取证时见到韩懿夫头部、脸部等多处外伤。韩懿夫供述:专案组人员制作笔录过程中在寒冷的冬季将其衣服强行扒光吊在墙上脚尖踮地,往其身上浇凉水,拽其头发往墙上撞以及殴打脸部。多次提审都用毛巾抹上辣根捂住鼻子让其往鼻子里吸,把辣根往脸上揉,满脸都被辣根辣烂了。审判人员还戴上手套,拿着死耗子往韩懿夫嘴里塞,扒光衣服往身上扔死耗子,然后提审人员哈哈大笑。将其吊起来往脖子上挂轮胎并往轮胎里放砖头。是专案组李剑峰、孙天宇、张威、董长毅。这4人是这起冤假错案制造者的主要人员。

  没出事之前照片 我儿子在看守所被张威、董长毅用辣根沾

  毛巾往脸上糊、往鼻子里灌。

  2、韩城供述:专案组人员逼迫其喝自己的尿,往其饭里吐痰。用扎针其脑后部,至其昏迷4天。

  这是我高位截瘫老公被折磨的样子

  3、吴博当庭供述:专案组人员在提取笔录过程中将其手脚离地挂在墙上7个小时,其虚脱后强行往嘴里灌酒,逼迫其按照别人拟好的笔录签字,在其被逼迫过程中遭到几个人殴打,其中张威打人最凶狠。

  4、高军当庭供述:专案组将其手脚离地挂在墙上4天3宿,其被逼无奈咬破自己舌头。早这种情况下办案人员并没有收手,仍将其衣服扒光,在寒冬季节打开窗户往其身上浇凉水,并逼其按事先拟好的笔录签字。

  5、郭松当庭供述:衣服被扒光,打开窗户往身上浇凉水。吊起来往脖子上挂轮胎,并往轮胎里放砖头。强迫他按照办案人员说的内容制作笔录。

  在审讯过程中,专案组另一非法取证的方式就是非法外提,韩懿夫自2010年3月27日被抓,在3月28日下午就从抚顺市第一看守所提走,先后在市巡警大队,新宾县看守所,抚顺县刑警大队审问21次,然后以张一军的假名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关押养伤,共5个半月,直到2010年9月18日才送回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多次转移我儿子都没有体检报告,上述属于非法取证,而所有被告都发生过多次非法外提。证明我儿子无罪的证人不让出庭,证明我儿子有罪的证人不出庭。

  被告刘建华、赵秉承、韩亚宾、孙敬贵、杜维新等绝大多数被告都当庭表示其笔录是在专案组刑讯逼供下屈打成招,迫不得已在不是自己真实意图的笔录上签字,且被告李维忠的笔录是专案组人员捏造并代签的。

  专案组对被抓人员(包括证人)全部采取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等方式收集伪证,强行证实被抓人员有罪,并逐条往黑社会上靠。且在开庭审理时不采纳辩护律师的辩护,不允许证人出庭作证。最后全部以公诉人的起诉意见和起诉决定,按照上级领导意图进行定罪。

  一审判决后我找到相关人员问她根据什么作出判决,她说:“是上级领导让我这样判的,我自己还有另外一套判决方案。如果将来有人找我,我会把那套判决方案拿出来的。”

  第二次顺城区法院重审判决前夕,我在次找到了相关人员,她说公安局对韩懿夫已经挺开恩了这次重审减判两年。由此可见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没有做到司法独立,这是执法者对法律的亵渎。

  在市公安局“3.18”专案组抓韩城、韩懿夫等人后,不但没有查出人命案(之前公安机关宣称韩城父子有7条人命案,是私藏6支枪支的黑社会团伙),连一起重伤害案都没有,更没有保护伞和枪支。(家中唯一搜出的所谓枪支,实际上是一百年前的古物观赏枪,枪管已折断,被办案人员拿走,在开庭时拿出另外一支枪顶替做伪证,根本定不上私藏枪支罪)。韩城是一位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疾人,韩懿夫才出校门二年,怎么就被能称做黑社会团伙。但抚顺市公安局明知是冤案,一再坚持错误,以维护他们的“政绩和尊严”。他们不愿意也不敢承认错抓,所以与抚顺市政法委领导一起让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两次坚持错判,尤其是第二次重审判决,在没有人敢签字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找了一些不明真相的领导和审批人员共12人,在市政法委采取举手表决的方式给我们判刑,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收集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在侦察、审判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该排除的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而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判决的依据来源全部是刑事逼供得来的,其判决结果必然是错误的。应当得到纠正。

  目前韩城、韩懿夫“涉黑”一案已上诉至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我作为韩城的妻子,韩懿夫的母亲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心在滴血。我请求上级领导为我伸张正义,在二审中使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受抚顺市政法委和抚顺市公安局的权利干扰,独立行使审判权,客观公正的调查、取证、审理判决、依据庭审笔录和证人、证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为韩城、韩懿夫洗刷冤屈,还我清白,还法律之尊严。

  (注:本文出现人员名字全部实名)

  受害者家属:谢淑琴

  2013年2月20日

二、行业最新动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2018@qq.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标签: #动态 #行业 #最新

相关文章

  • [行业内幕]批发平台

    [行业内幕]批发平台

    5D是集众多品牌、厂家及众多分销商联盟的产品分销、批发平台 5D是最专业、最超值的分销平台 供应商在这里可以找到最好的分销渠道、最快捷的销售方式、最佳的品牌推广...

    2023-01-29

  • 全国电力行业招聘信息

    全国电力行业招聘信息

      更多   企业名称职位名称工作地点 企业名称职位名称工作地点辽宁华宇电力安装工程有限公..土建预算员沈阳市辽宁华宇电力安装工程有限公..项目经理沈阳市长城电...

    2023-01-26

  • 三亚最新攻略

    三亚最新攻略

      :宜人的气候、最清新的空气、最和煦的阳光、最湛蓝的海水、最柔和的沙滩、最风情万种的美女、最美味的海鲜……都赐予了这座中国最南端的海滨旅游城市——三亚。各式各...

    2023-01-17

  • 你能想出多少个行业?100个?1000个?

    你能想出多少个行业?100个?1000个?

      先来发一点,欢迎补充,可以补上你正从事的职业,目前的状况,前景等等各种资料   一、机构组织   政府机构,各国驻华行政机构,贸易公司,经济组织,协会,其他...

    2023-01-02

  • 白酒行业渠道模式解析

    白酒行业渠道模式解析

      白酒企业渠道模式解析   上篇我们讲了白酒市场渠道发展历程,今天一起来解析下白酒企业的渠道模式,为什么众多的白酒企业中,茅台、五粮液等企业能脱颖而出,他们到...

    2022-12-19

  • 0124晚最新信息全公开

    0124晚最新信息全公开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   股改方案与调整   600285羚锐股份公司公布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流通股股东每10股将获得2.2股股份。股权登记日2月17日;相关股...

    2022-12-17

发表评论